最美好的畢業季

二十歲的時候,我大學三年級。 如果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那時候的狀態,就是“疲于奔命”。 三年級階段的阿拉伯語的學習越來越辛苦,語法難度升級,也有越來越多...

二十歲的時候,我大學三年級。
如果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那時候的狀態,就是“疲于奔命”。
三年級階段的阿拉伯語的學習越來越辛苦,語法難度升級,也有越來越多的詞匯和課文要背。

而那時的我除了學習之外,還擔任著學生會的工作,兼任文藝部和宣傳部的“要職”。此外從大學三年級開始我也有了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變化,經由劉純燕的邀約,我開始在央視主持節目。因為節目組的信任,每期節目的臺本也交給我來寫。節目是日播的,平日撰稿錄影,有時還要出差去外地錄制,作為學生兼職來說,強度是很大的。

那時我經常很晚才回到學校,同學們可能已經下了晚自習,甚至都已經睡了,而我只能先在學生會里將自己學生干部的事情都做完后,再回到宿舍開始背第二天上課要準備的內容。我們那個年代,學校是限制用電的,每晚要按時熄燈,所以回到宿舍后,我只能搬把椅子去水房學習。因為在整棟宿舍樓里,只有廁所和水房的燈是一整晚都通電不拉閘的。水房的燈為了節約用電都是聲控燈,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得咳嗽一聲,或者輕輕地跺下地面,讓滅了的燈再亮起來。多年之后回想起校園的學習生活,這是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一個場景。

冷靜回想,那個時候的我還是要得太多了,什么都想做好,將自己置身在一個比較慌亂的狀態里。這樣的慌亂可能也是青春期的一種普遍狀態,因為不是特別確定自己到底要去哪里,很多事情都處在一個努力嘗試、努力要做好的階段。當然這樣的慌亂階段也并沒有絕對的好與不好,也許是一定要自己經歷了之后才知道到底收獲了什么,才知道要如何選擇。

如果可以有重返二十歲的機會,我會選擇讓生活更飽滿有趣一些。比如,好好出去玩一玩,北京有那么多的博物館,我應該去看看;我也許還可以多花一點時間談個戀愛;也可以多跟同學們在不錯的天氣里一起出游。
畢業那一年,我擁有了第一部手機,那部手機是我爸送我的畢業禮物。因為從大三開始有主持的酬勞,我所有的學費和生活費已經可以自理了,爸媽覺得我太省心了,就送了我這個手機。那是1997年,一部手機居然是爸爸幾個月的工資,多可怕!
那時候手機還很少,大家打電話還都得去公用電話亭排隊,很不方便,于是我就把手機拿給同學用,可想而知當時我人氣爆棚的程度!哈,其實是因為疲于奔波的大學生活,如果不是同學們罩著我,根本沒法想象我要怎么撐得下來,無以回報,手機當然要乖乖交出來啦!

而我就這樣,在父母和周圍人的各種關愛下,在匆忙和波折中,迎來了屬于我的畢業季。
其實,畢業最美好的回憶,對于每一代人的記憶可能都差不多,忙著告別、拍照、散伙飯還有畢業晚會……而我印象最深的是,北外的圖書館就在我們阿語樓的旁邊,那里有一條全是樹的路,我們穿著學士服,在那條路上跑來跑去,找地方拍照、合影。
宿舍里,大家都忙著收拾東西,然后扛著大包小包離去。我因為是從學生宿舍樓搬到教師宿舍樓,所以和其他同學不一樣,我的離開像螞蟻搬家一樣,每次帶一點東西,漸漸地離開那個待了四年的宿舍。

那時候,我們還在宿舍里做了一個掛歷,在畢業前的一個月貼在門背后,宿舍里的成員每天輪流在上面寫一段話。我們宿舍里的六個人,在那個掛歷上記錄下了最后一個月的心情:比如,“今天最后一天考口語,我好緊張。”“苗,今晚一起睡。”……可惜的是,后來這個掛歷下落不明了,肯定沒丟,可就是想不起來誰最后收的,收到哪里去了,這樣的一份記憶,就真的存在記憶里了。
也許青春就是這個樣子,記住一些,忘掉一些,保留一些,丟掉一些,但所有最珍貴的,一直都會在心里。就像那個掛歷,不知道在哪個角落,但畢業那年的心情,卻一直被放在心里隨時夠得到的地方。

三十歲的時候,畢業已經很多年,我還保留著之前留下來的一個習慣——不愛講心事。
記得有一年春節在北京過,娜娜他們幾個朋友賴在我家,他們在談心事,我靠在沙發上昏昏欲睡。一個朋友指著我說,炅炅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愛交流。是的,其實我不會交流。我可以和大家一起K歌、一起看電影、一起玩樂,但是聊天我常常提不起精神來,我是真的不擅長講自己的心情。

這可能跟大學的生活有關。雖然我和同學的關系很好,他們一直保護我、縱容我,但是回想起來我和他們實際交流相處的機會還是很少。我在央視做少兒節目的狀態他們幾乎是不了解的,我也不是那種主動將人生所有細節都要跟別人分享的人。我會參與宿舍的臥談會,他們的話題我可以非常開心地參與,我也偶爾會講一部分自己的事情,但也有不少事情沒法和他們分享。在央視做節目時,節目組的同事對我也很關心照顧,但他們同樣不會了解我在學校的部分。而和最親近的父母,我們之間是什么都可以分享的。但遠隔千里之外,通過電話或者偶爾的見面團聚,我也不會特別提起心事。我本是一個報喜不報憂的人,即使再累,我也不可能立刻打個電話跟媽媽講我特別累,通常在媽媽問起我好不好的時候說一句“我很好”。
一直以來,確實一切都好。

我有那么多好的學習機會,也遇到很多給我機會的人,就算偶爾有一點小小的心事或者壞情緒,也是不足以給外人看的。在我的生活被分割成各種不同部分的大學生涯里,學校里是一個何炅,電視臺里是一個何炅,父母面前又是一個何炅。我在盡力做好每一個我的同時,的確不知道可以跟誰來徹底分享我的內心。我那時固執地認為講出來的心事和放在心里的時候已經變了樣子,被別人聽去又加上了他們的理解和觀念,所謂“人和人的溝通,有時候沒有用”,后來聽到這句歌詞,覺得簡直就是自己當時的觀點寫照。
所以,如果真說起想改變的,第一位倒不是那個疲于奔命的忙碌狀態,而是很想有個能夠隨時傾訴的朋友。我希望自己從小到大所有發生和經歷的事情他都知道,我并不需要他能夠給我多少建議,而是希望他知道所有,所以他能懂,懂就已經是最好的反饋了。
其實我并不是沒有這樣的朋友,只是那時的我沒顧得上或者說是還不懂得徹底的分享吧!

四十歲的時候,我發現我擁有了一種能力——自我排毒。
我覺得這種能力很適合我,它讓我不別扭、不糾結,也不會為難自己和身邊的所有人。
在很多事情上,我都試著很快地圓過去,不想麻煩別人來搭救我,因為很忙亂,也沒有時間等別人來開解我,所以我就靠自己圓,或者用這件事的成績圓那件事的壓力。從小到大我都是這樣解決問題,像拍《梔子花開》的時候,我試著表現出不像是第一次導演作品的靈活,盡量將很多突發狀況迅速地圓過去。比如說有一場戲,劇本寫的是四個女孩一起發生的一個場景,但是因為拍攝計劃的改變,其中一個演員那天來不了,或者改天拍,或者說找個替身站位,改天再想辦法補演員的特寫,在認真思考了各種可能的利弊之后,我決定修改劇本,將這個女孩改成提前離開,剩下的三個女生完成這個情節,甚至圍繞這個不在現場的女孩,加了有趣生動的調侃細節。就這樣,這個讓統籌撓頭的困難順利地圓過去了。

做導演,拍電影,這是一個要打上“何炅”這個名字的作品,我也是在圓一件事、圓一份膽量、圓一個作品。
不過有時候,人生就是這么奇妙。正如我在拍電影的過程中,從“正青春”的夢想熱血到領悟出“來得及”的樂觀哲學,理解其實在深化。而關乎講心事,我的觀念也隨著內心的成長在轉化。

現在的我慢慢地在學習說心事。可能真的是隨著閱歷的增加,發現自己之前擔心的誤解其實并沒有什么大不了;又或者是隨著朋友的陪伴越來越深入,懂自己的人也越來越懂,更重要的是自己慢慢領悟了,說心事不僅僅是為了讓別人懂自己,也是為了自己的健康。這是一種交流、表達和抒發。心事不是說給別人聽,是當著別人的面,說給自己聽。

人是無時無刻不在成長的,我們也許會告別年少青蔥,但不等于告別了成長。人一輩子都要保持著一個學習的狀態,每一個小小的領悟,每一次愿望的達成,都是會讓我們變得更加強大的成長過程。而每一次的成長,都是人生中一個最美好的畢業季。

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网络捕鱼换人民币紫 赚钱宝如何预约 威尼斯人彩票群 桑拿行业赚钱吗 雷速体育足球直播 卖烧烤的来说赚钱了吗 球探网足球比分网手机 赚钱一包 皇冠体育比分网 让分胜负 日本什么兼职赚钱 棒球比分多少算赢 河北时时彩 猪猪侠欢乐谷怎么赚钱 江西麻将规则打烂 幸运赛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