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諾像如期而至的朝陽

喜歡就是有人花一分鐘種下一顆種子,但你愿意,花上一生去悉心守護,讓它開成一個四季。 小雅在寄給我的明信片上寫了這樣一句話,正面是手繪的一棵郁郁蔥蔥的...

喜歡就是有人花一分鐘種下一顆種子,但你愿意,花上一生去悉心守護,讓它開成一個四季。
小雅在寄給我的明信片上寫了這樣一句話,正面是手繪的一棵郁郁蔥蔥的國槐,小資畫風。還有漫天塵沙和滾滾黃河,我知道,她畫的是蘭州。畫的右下角有阿睿潦草的字跡,寫著:We are coming。

一周之后,我得到了他們來武漢的消息,風塵仆仆地趕去接他們。七月的陽光毒辣辣地灑遍江城的大街小巷,我在小吃味濃郁的漢口,拿了兩個即將融化的冰淇淋呆呆地站在火車站外。見到他們的時候,我把已經化了的冰淇淋遞到他們手里。小雅戴一個大沿的遮陽帽,沖我笑,笑容里滿是欣喜和激動。阿睿挺著他大腹便便的肚子,上來給我一個擁抱。
坐在前往光谷的公交上,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往事。

上次見小雅,是在四年前的畢業季,我們手拉手圍成一個圈,躺在圖書館門前拍畢業照。上次見阿睿,是在兩年前的蘭州,背靠一片安靜渾濁,毫無氣勢的黃河。

認識他們,是在剛上大學那一年。在一個少有女生的理工科學校,我們秉承‘兔子不吃窩邊草,要玩就玩異地戀’的戀愛準則,在找女朋友這件事上,堅持能同院就不同班,能同校就不同院,能同省就不同校,最好像牛郎織女,天涯兩隔,一年只見一次。可阿睿身先士卒,打破了這個約定,在開學軍訓一周后,就向同班的小雅表了白。

言情劇的故事發展路線往往是女主殘忍地拒絕了男主,兩人圍繞愛這個東西來來回回大戰三百回合,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而現實是,阿睿在表白的當天,就得到了小雅的芳心,只用了幾個時辰,他們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在那片極度缺愛的人群中,這個故事被理所當然的引為佳話。我也理所當然的認識了他們。

他們的愛情故事就這樣平淡地經歷一個春,又經歷一個秋,兩個人恩恩愛愛生活在一起,少有爭端。期間屈指可數的幾次爭吵,多半是因為學習這件事。小雅對未來有清晰的構想,而阿睿,只求渾渾噩噩度日,瀟瀟灑灑為真。在那個把成績看成未來的世界觀里,女生哪里受得了自己的男朋友成天失業在家,無所事事。所以小雅強制阿睿學習,上晚自修。

那些年我和阿睿玩同一款游戲,所以毫無懸念地成了好朋友。男生之間成為朋友的途徑有很多,而同玩一款游戲往往來的最快最真。
阿睿連上半個月的晚自修,心底壓抑的不滿情緒終于在玩游戲被別人虐殺時爆發。他平靜地走到陽臺上,看窗外淅淅瀝瀝的雨,然后給小雅打去電話。
開口就是一句:我要跟你分手。
小雅說:“為什么?”
阿睿沉默半晌,說:“你以后再強迫我去自習我就跟你分手!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,轉身回來繼續打游戲。
窗外的雨依舊下個不停,我能想象到電話那端小雅瞠目結舌的樣子。

公交提示到站,我們起身下車。武漢七月午后的陽光毒辣刺眼,阿睿撐了一把傘擋在小雅頭上,小雅偎在他身旁。我們找了家咖啡館鉆進去,冷氣吹在被汗水浸濕的衣衫上,像刺骨又溫柔的手。
等咖啡的時候,我望著窗外發呆,場景一如多年前我們坐在學校的奶茶店,看著落地窗外的萬里驕陽,手心冒汗。
在那次分手小風波之后,阿睿和小雅達成一致。阿睿需要用點心思學習以保證順順利利畢業,而小雅不再干預他的私生活。兩人又恩恩愛愛生活在一起。

那些年里,阿睿和我在一起也并非全是玩游戲,天氣好的時候,我們會在一起談論人生。現在想來覺得很扯淡,因為那些年,我們根本就不懂人生是什么,甚至,我們根本就搞不明白人是什么。所以準確說來,我們只是無聊地談談迷惘虛無的未來。

阿睿跟我提了很多他的人生構想,搬磚,開超市,搶銀行,做鴨等等等等,他的構想就跟南方城市的天氣一樣多變,但又不完全取決于天氣,多半取決于他的心情。他對未來的打算,提到最多的就是回家養豬,每每聽到這個計劃,我都猛地點頭,表示贊同。因為我真的覺得這是個可行的方案,說不準哪天上個頭條,還能為母校爭光。

他不會在小雅面前提任何有關他未來的打算,用他自己的話來講,就是‘這樣沒志氣的話,怎么能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講出來。’阿睿不善言辭,講不來甜言蜜語,大學那幾年我聽見他對小雅講的最動情的一句話,大概就是‘如果時運不濟,我就養豬,然后掙錢娶你。’那天我們坐在圖書館的咖啡加喝茶,小雅聽見這句話的時候,滿臉笑容,眼睛有光。

阿睿和我一樣,來自外省,在離家鄉千里之外的這個南方城市念大學。這個城市有個很流行的詞,叫‘女不外嫁’,所以我能想到,阿睿在對小雅做出那樣的承諾時,背上將會承擔怎樣的責任和壓力。

咖啡經阿睿的手轉給小雅,他細致掂量兩下,加了幾勺糖,和一粒奶精,然后用勺子在杯底繞過三個圈,才遞給小雅。小雅認真地看他做完這些,臉上滿是幸福。
窗外的日光并無退卻的痕跡,所以我們打算在這里多坐一會。

大學僅存的幾年匆匆而過,他們沒有懸念地就要走到這個階段的末尾。只是阿睿越來越頻繁地嘆息,開始為去向而發愁,小雅陪在他身旁。兩個人把計劃定了又推,推了又定。人生沒有兩全其美的路,就像魚和熊掌不可兼得。
如此反復幾周后,他們做了一個決定。小雅讀研,阿睿留在這個城市發展,彼此為伴。
大四那年,小雅成天出沒圖書館,熱情滿滿地走上一條考研路。阿睿忙著各種面試,多數石沉大海,沒有回應。
后來,小雅如愿以償地考上了那個城市的一所大學,只是選了個不太喜歡的方向。而阿睿,終沒能找到一份如愿的工作。
故事說到這里,阿睿打斷了我,他喝一口咖啡,然后說:“其實那段日子,我沒有很認真地去找過一份工作,只是不自信,覺得自己太糟糕。別人怎么可能叫醒一個裝睡的我。”說完,他嘆一口氣。

那段時間,小雅送給他很多自己做的小工藝品,還有畫的學校各個角落的插畫,為他加油打氣。
我們已經很少在一起打游戲了,可卻還是常常在一起談論人生。阿睿問我:“你說什么是愛?”
我說:“不知道!”
阿睿說:“愛就是你想給她幸福,但如果一個人連幸福都給不了,還談什么愛。”
我說:“你是在說自己嗎?”
他瞥我一眼:“我是在說你,大學讀了四年,還是個單身狗!”
······
我和阿睿的對話常常這樣結束。那段時間里他跟我開了很多個玩笑,卻始終逗不樂自己的心。
六月畢業季來臨,我們手拉手圍城一群,躺在圖書館前的草地上拍畢業照。小雅和阿睿拉在一起,六月的陽光灑在他們干凈明媚的臉上。阿睿特意去租了婚紗和禮服,他和小雅站在校園風景別致的角落,拍完婚紗照,暗自在心底舉辦過一場盛大的婚禮。
畢業之后我回了武漢。

半年之后我收到了阿睿和小雅分手的消息,他回蘭州,途徑武漢,準備過來找我。那天我帶他去吃了光谷最有名的一家火鍋,點的特辣。我一邊吃一邊抹眼淚,阿睿安然自若,只一杯接一杯地喝酒。
我問他:“回去養豬嗎?”
阿睿說:“那養的了豬也行啊,怕的是我連養豬場都買不起。”
我說:“你別轉移話題,你不是說好要娶人家,現在就他媽這樣走了?”
阿睿沉默兩分鐘,撈了兩片羊肉吃掉,又喝完一杯酒。然后對我說:“那我也總得有娶她的資本啊,承諾說的再好聽,又有什么用呢?”
他又灌一杯酒,接著說:“其實我沒想真的分手,我只是不想呆在那座城市,不想呆在她的眼前,我能承受任何的苦和累,卻唯獨受不了她心疼我時的眼神。我想了又想,才打算如此決絕,因為我現在給不了她幸福啊,那就放手讓她遇見更好的人。”
“我寧愿看見一顆心破碎再痊愈,也不想讓它在冰天雪地里逐漸生瘡發霉。”這是阿睿那天夜里說的最后一句話。
第二天我送他去車站,列車啟動的時候我看見車窗里的阿睿眼角有淚。

喝完咖啡,武漢的驕陽從江的沿岸落下去,夜幕開始降臨。我們坐車去了附近的森林公園,沿著小路一直走。
阿睿到蘭州半年之后,小雅放棄讀研的消息迅速傳遍整個朋友圈。她辛辛苦苦才考上的研究生,說放棄就放棄了,眾人驚訝之余,又替她覺得可惜。后來,聽說她進了一家旅游公司,奔波在各個古城,做些手繪攝影的活。

阿睿在蘭州打拼一段時間之后,拿了家里給的一筆錢,在外灘對面買了一間店,賣當地正宗的蓬灰拉面。雇了師傅,自己當老板。
幾個月過去,生意好的不得了,遠近聞名。賺了不少錢,于是索性拿來開分店,一年過去,阿睿在蘭州的分店已經有了好幾家。
兩年前同學組織去蘭州,順便嘗下阿睿店里的正宗拉面。剛走出車站,蘭州的風沙就卷了人滿臉,在這樣漫天風沙里,我們看見了腿圓腰粗的阿睿,幾乎認不出來。

那次去蘭州的人有很多,可是沒人看見小雅。后來聽人說,那次正巧趕上她在揚州出差。
阿睿好吃好喝款待我們所有人,多年不見,本該是相見淚眼,喜極而泣。但我看得出來,阿睿的眼里沒有驚喜,深邃的瞳仁里只有一個人的影子。
我們并排走過鐵橋,去了白塔山,之后又站在如泥昏沉的黃河外灘上留影紀念。
我在蘭州留了兩天才走,夜里站在一往無前的黃河前,我問阿睿:“現在事業有成,還要不要去履行當初的那個承諾,即使沒養成豬,但你還是可以去娶那個姑娘阿。”
阿睿說:“想了很久,一直覺得唐突。遂愿的是這些年的經歷,猜不透的是人心。即便不知道她如今還愛不愛我,我都要去嘗試一次,但我得等個合適的機會。”
臨走前我說了一句:“祝你好運。”

夜色已經蓋住了整個武漢,沿途華燈初上。我說準備帶他們去吃戶部巷的烤魚,他們欣然同意。
我們走在路上,三人有點沉默。
我知道的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,所以我讓阿睿給我講一點我不知道的。
小雅在旁邊兩眼放光,期待他的下文。
阿睿捋捋袖子,然后說: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等一個什么機會,講不出來,但是我知道我那個時候去找她肯定太過唐突。
前年春節前夕,小雅在西安出差,下火車擠在人群中的時候,自己的手機錢包相機全被偷走了。她一個人身無分文地流浪在西安的街頭,這個消息不知怎么就傳到了阿睿那里。
阿睿自掏腰包,買了她相同型號的手機和相機,還有當晚去西安的一張機票,一路飛奔過去。在警局門口看見小雅的時候,兩人幾乎是同時哭了出來,相擁在一起。
阿睿說:她用哪個型號的手機,公司配的什么型的相機,其實我不用想都知道。那天去西安,在街頭見到她的時候,我情不自禁地就想上去抱住她,我感覺自己就像塊無法抵抗磁力的磁鐵。這些年的分離和訣別,好像都不曾經歷過,那個時候的感覺就像我們念大學那會一樣,親密無間。
阿睿說這句話的時候,小雅在旁邊嘿嘿嘿地笑。
后來呢。阿睿幫小雅補辦好了一切丟失的證件,又準備給她買返程的機票,可是小雅打算那個春節陪他去蘭州。
講到這里,小雅說:是他死皮賴臉要我留下的!
小雅把這句話一字一句講出來,剛硬卻又滿是甜蜜。
吃烤魚的時候,小雅問我辣不辣。
我說,不辣。肯定合你口味。
小雅夾起一筷子塞到嘴里,停頓兩秒,然后大口呼氣,辣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,之后又猛灌一口水。
阿睿見狀,一個人默默吃掉上層的辣椒,把魚肉剝的干干凈凈放到小雅碗里。
我說,小雅,給我們講講你的故事吧。
小雅又喝一口水,準備娓娓道來。我和阿睿正襟危坐,擺出一副認真聽的樣子。
小雅說:我只是相信他啊,還記得他當初說娶我的時候,表情特別認真。不過我現在好奇的是,他當初說養豬的時候也特別認真,為什么后來沒有選擇去養豬。
阿睿在旁邊說:因為當初老爸給我的錢,買不起養豬場。
我在一旁笑。

小雅接著講:我還記得念大學的時候那個城市口耳相傳的‘女不外嫁’,其實還不是父母之命。南方的一些城市,風俗都很古樸,得以長輩為先,為大。所以當初自己放棄讀研,也是和他們大吵過好幾次,最后幾乎是冒著斷絕關系的風險才做了這個決定。
現在想來,我一點都不后悔,當初決定讀研也完完全全是因為和阿睿定的一個約定吧,后來他走了,我就找不到這件事的意義了。我不知道阿睿為什么選擇回蘭州,而不留在那座城市。但我知道,他對我的愛,是真的。所以這段感情,我從來都沒打算放棄過。
之后陰差陽錯去了一家旅游公司,恰巧趕上一個古城宣傳項目,有機會到處跑。那個時候我就在想,如果有機會去蘭州,我一定要去找他。這幾年跑了這么多地方,其實我只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在等他啊。等他有勇氣來說娶我,等他來給我幸福。
小雅吃完碗里阿睿夾給她的魚,又接著說:當初你們去蘭州的時候,你們不知道我有多羨慕。可是沒辦法啊,有些機會錯過了,就得再等,運氣不好的時候,可能一輩子都等不到了。可是,我是屬于運氣好的那一個。
后來在西安身無分文的時候,其實是我借了警察的手機給他發的短信。看到他風塵仆仆趕來的時,我覺得他真傻啊,假如是有人惡作劇呢?可是看到他滿臉擔心的樣子,我又覺得,他真可愛啊。

吃完晚飯,我們去江濱路散步。我問小雅,為什么你這么肯定你們的感情一定能走到盡頭?
小雅說,人生哪有什么百分百的事。我只是一根筋地相信他啊,別的什么都沒做。
她又說,戀愛的時候我們總是會說很多傻話,聰明的人就是會區分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你看我就知道,他和我講的分手,都是假的。而那句要娶我,就真的不能再真了。
小雅沉默了一會,然后靈光一閃,說:我覺得承諾就像朝陽一樣,第二天總是會準時升起。但是你不能左右天氣啊,如果明天有雨,你就看不見朝陽。千萬不要傻傻的因為雨天而責怪太陽,你只要等就行了,等就好了。因為雨下完了,晴天就來啦。
我說,小雅,我要把你們的過往寫成故事。
阿睿在后面猛拍我的頭,說,不準寫。
我問他,為什么?
阿睿說,我那樣悲慘的過往,寫出來還不就成了渣男。
我在一旁哈哈哈地笑。
其實哪里會把他寫成渣男,不過只是學生時代愛追風,不愛學習的單純少年而已。人世如此多變又深不可測,我們干嘛總要把一個微不足道的時刻看成一個人整個人生的縮影,然后再表達自己的輕視。
故事寫在紙上,你才能明白,誰是真正溫柔善良的天使。

第二天我帶他們逛遍整個武漢城,送他們走的時候才知道,阿睿已經賣掉了蘭州的幾家店。陪著小雅去她項目里還剩下的幾座古城,下里、平遙等等等等。
阿睿說他準備去我們念大學的那個城市發展了。
他說,在那里立下的承諾,就得在那里履行。

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龙王捕鱼游戏下载 11足球直播吧 微商服装代理赚钱吗 yy彩票安卓 蜀山传奇手游怎么赚钱 简单手机在家赚钱的软件 新疆11选5 茅台股票赚钱了 五体球缺点 ag捕鱼王2突然开始打不死鱼 船运行业赚钱吗 广东36选7 海西点点赢能赚钱吗 竞彩比分冷门秘籍 意彩网址 通达信指导赚钱线指标